联系我们

地 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新场镇仁义村901号
电 话:021-5094 7188
传 真:021-5094 7186
网 址:www.quicking.cn
Email: quicking@quicking.c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导航 > 人类健康应对食品安全问题 动物抗生素替代品的中兽药或成破解良方
应对食品安全问题 动物抗生素替代品的中兽药或成破解良方
2014-04-09  点击数:

   三聚氰胺奶粉、苏丹红鸭蛋、甲醛奶糖、染色花椒、瘦肉精……历数我国近年来发生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70%以上祸起于肉、蛋、奶等动物源性食品,“动物源”已成为食品安全防控的重中之重。

    为此,多位专家在近日召开的第七届中国北京国际食品安全技术论坛上呼吁,保障动物源性食品安全要从源头上拧紧阀门,通过兽药新药创制加强动物疫病的防控,减少抗生素的滥用。

    不容忽视的“动物源”

    “舌尖上的安全”是今年两会的热点话题,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要“严守法规和标准,用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坚决治理餐桌上的污染,切实保障‘舌尖上的安全’”.

    可以说,从《食品安全》、《刑法修正案(八)》的出台,到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的设立,再到今年“三个最严”的提出,国家对食品安全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

    然而,在重重严打之下,我国食品安全的形势却依然严峻,特别是动物源食品。

    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夏咸柱表示,近5年来,由微生物引起的食源性疾病已占食品安全事件的60%以上,而食源性疾病病原与动物疫病密不可分。

    食源性疾病病原包括细菌性病原、病毒性病原、寄生虫病原和生物毒素。其中,禽流感就是最为典型的病毒性病原食源性疾病。截至3月9日,我国共确诊人感染H7N9流感达379例,其中80例死亡,造成我国养禽业直接经济损失约500亿元。

    夏咸柱称,动物疫病对人类健康的危害极其严重,在已知的200多种动物疫病中,70%以上都可以感染人类。

    而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为控制动物疫病,大量使用抗生素已成为国内养殖业不争的事实。夏咸柱称,目前我国已经是全世界动物源细菌耐药性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而动物源食品抗菌药物残留也成为食品安全的最大隐患。

    “目前,养殖业所使用的许多兽药都存在致畸、致突变或致癌等危害,如硝基呋喃类、砷制剂等兽药都已被证明具有致癌作用。”夏咸柱说。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教授许剑琴也对笔者表示,国内生产的抗生素50%都用于动物养殖,而化药、抗生素的盲目滥用和严重超标,导致畜禽适应能力和抗病能力下降,也造成多病原疫病流行,且难以诊断和防治。

    中兽药待突围

    “兽药添加抗生素,药物进入食物链”,动物源食品因此陷入恶性循环,消费者也迫切希望业界能尽快找出破解的良方。

    在山西农业大学副校长李宏全看来,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研发化学药和抗菌药的替代品,中兽药和中兽药饲料添加剂则是最佳首选,这也已经是业内共识。

    许剑琴就对此表示赞同:“中兽药就是将中医药理论应用于动物身上,将‘治未病’作为动物保健的前提,能够减少疫苗、化学药物及抗生素的使用。”

    夏咸柱也认为,中兽药强调药物的协调作用,避免药物残留与耐药性,能有效地从源头上保障动物源食品安全。湖南农业大学教授曾建国同样表示,中兽药药物添加剂能够抑制炎症反应,维持机体最佳生产性能,同时也可抑制氨基酸的酶促降解,提高氨基酸利用率。

    “卫生部公布的药食同源中药中,有115种已经作为天然植物进入《饲料原料目录》,毫无疑问这将引发药食同源生物饲料及添加剂创制热潮。”许剑琴说。

    不过,据笔者了解,我国中兽药新药创制水平仍然落后。判断药物的疗效优势和开发价值主要还是靠“经验”式,缺乏药物动力学实验的支持。另外,中药药理学研究模型和方法具有自己的特点,也不能机械地套用西药的药效评价方法。

    对此,李宏全认为,科学评价中药有效性的新的药效评价系统,就需要将中药药理学与中药化学密切结合,研究中兽药的剂型、制剂如何才能提高和保证其生物利用度。

    另外,将复方中药视为天然化合物库,以药效为导向,应用现代科学技术进行总体分离,筛选高效有效部位和成分,然后以组分中药的概念进行新药研发,也不失为中兽药现代化值得探索的方式。

    “就像钓鱼一样,12800种药材、一万多个中药处方的化合物宝库就是鱼塘,鱼塘里的鱼是有效的先导化合物,现代生物医药手段是鱼钩,遵循中医理论和原则,按‘材’、按‘方’或按‘理’来钓鱼。”李宏全说。

    源头防控

    如何保障动物源食品安全,夏咸柱认为关键是要依靠科技的力量,加强中兽药及干扰素、细胞因子等抗生素替代药物的研发与推广,从源头上科学防控动物疫病。

    而要想将中兽药产业发展壮大,企业是必不可少的关键因素,但问题是,目前国内大部分企业还不具备新药创新竞争的技术、人员条件和资金条件等。

    “企业还无法开展流水线式的新药研发,可能今后一段时间内,国内也难以形成能够独立承担大规模新药研发的兽药企业。”李宏全坦言,由于我国对中兽药产业的重视程度不够,企业的研发人才极度匮乏,致使新兽药新药创制数量严重不足。

    对此,夏咸柱建议,国家应尽快恢复中兽医专业本科教育,确保后继有人。同时还应设立中兽医药管理机构,实施科学管理,并完善中兽医科研投入机制,保障集成发展。

    与此同时,夏咸柱表示,食品安全网络化监管也是必然趋势,国家应建立涵盖食源性疾病报告、监测、溯源、信息共享平台,预测及预警网络等防控网络体系,为食品安全管控提供必要的基础数据。

    他还建议国家应尽快建立健全畜禽业生产及动物产品屠宰、加工、销售过程中的食品信息可追溯系统,对各个环节实时监测,以保证动物源食品的质量,确保“舌尖上的安全”.李惠钰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新场镇仁义村901号

电话:021-50947188 传真:021-50947186 邮编:201314 Email: quicking@quicking.cn

上海快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6-2018 沪ICP备07004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