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技术动态新闻动态
抗生素是上帝,还是魔鬼?
2011-02-10  点击数:

1928年 9月的一个下午,英国人亚历山大•弗莱明和往常一样来到位于伦敦圣玛丽医院的实验室。他一边和同事闲谈,一边注意着自己培养的各种细菌的生长情况。很自然的,他发现一个本来培养着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培养皿似乎受到了污染,因为器皿里面的原本是金黄色的细菌几乎完全变成了青色的霉菌。敏感的弗莱明发现,凡是培养物与青色霉菌接触的地方,黄色的葡萄球菌都正在变得半透明,最后完全消失,培养皿中显现出干干净净的一圈。毫无疑问,青色霉菌消灭了它接触到的葡萄球菌。后来,就如同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弗莱明提取出了这种青色的霉菌,发现了它强烈的杀菌作用,并且将其命名为青霉素。1941年,青霉素首次被应用于临床;次年,这种药物开始在美国大规模生产。二战中,几十到一百单位的青霉素挽救了无数伤员的生命,病员的小便都还能回收青霉素。而青霉素就是抗生素的一种,而抗生素原称抗菌素,是由微生物产生的在低浓度下具有抑制或杀死其他微生物作用的化学物质,四五十年代的全世界范围内,抗生素是上帝的另一个名字。

但是在时间过去了五十年以后,情况是什么样的呢?五十年以后,在我们国家,上帝变成了魔鬼。

------------------------

国内每年有20万人死于药品不良反应,其中40%死于抗生素滥用,因此我国每年有8万人死于抗生素滥用!

我国三分之一的残疾人属于听力残疾,而60%到80%的致聋原因与使用抗生素有关。

目前,我国的门诊感冒患者约有75%应用抗生素,外科手术则高达95%。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中国住院患者抗生素药物使用率高达80%,其中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两种以上抗生素的占58%,远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

在我国,儿科医院静脉应用抗生素呈现出逐年增多的趋势:1996年注射用抗生素消耗金额占全部抗生素消耗金额的46.7%,而2001年上升到53.6%。据统计,仅超前使用第三代头孢菌素,全国一年就多花费7亿多元。

------------------------------

现在与五十年前相同的病情,用上几百万单位的青霉素效果也不明显,随着青霉素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应用,许多细菌产生了对青霉素的耐药性的结果。于是科学家们又开发出了头孢菌素等新一代的抗生素;然而随着头孢菌素等的泛滥使用,细菌又很快产生了对头孢菌素的耐药性,于是科学家们又着手开发新的药物。如此反复,新的抗生素的开发和细菌耐药性的产生之间就像在进行着一场赛跑,永无休止。遗憾的是开发出一种成熟的新型抗生素大约需要十年,而按照我国滥用抗生素的现状,新的耐药菌的产生则只需要两年的时间。显而易见,在这场赛跑中,细菌耐药性的产生速度是遥遥领先的。1958年开始在美国使用的万古霉素,因其能够有效的杀灭对青霉素耐药的葡萄球菌,成为当时抗格兰氏阳性菌,如金黄色葡萄球菌、化脓性链球菌、肺炎链球菌等的“王牌”抗生素。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被国际抗生素专家誉为“人类对付顽固性耐药菌株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是本世纪初,美国、欧洲等地都陆续发现了对万古霉素耐药的细菌,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濒临崩溃。而耐药性一旦产生,对患者而言,就意味着医生不得不为他选用更高级更昂贵的抗生素;对医生而言,能选择的抗生素谱也越来越窄。如果这种滥用抗生素的现状还得不到改变,细菌的耐药性会愈来愈强,总有一天人们在生病后很可能面临无药可用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的境地。

是药三分毒,抗生素也不例外。研究表明,每种抗生素对人体均有不同程度的伤害。

---------------------------------

青霉素类抗生素的不良反应主要有过敏性休克、发热、斑丘疹和荨麻疹、剥脱性皮炎、红斑、血清病和溶血性贫血等;

头孢菌素类抗生素常见不良反应有血小板减少、荨麻疹等,偶见过敏性休克,大剂量使用还可影响肾脏的功能。

链霉素、庆大霉素、卡那霉素是氨基糖甙类抗生素中最典型的代表药物,它们可影响肾脏功能(引起蛋白尿、管形尿和氮质血症等)、导致听力减退以及肌肉无力、四肢麻木等,其中最为常见也是危害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导致听力减退。

以四环素、土霉素为代表的四环素类抗生素,20世纪60~70年代在我国广泛应用。吴昌归教授说,这类抗生素的最大副作用是会在牙齿中沉积,导致四环素牙,即牙齿灰暗发黄。

以氟哌酸和环丙沙星为代表的喹诺酮类抗生素,其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有胃肠道症状、神经系统疾病(头痛、头昏、失眠、兴奋和幻觉) 和过敏反应(皮疹和瘙痒)。应特别注意的是,喹诺酮类抗生素会影响骨骼发育,所以,孕妇和16岁以下儿童不宜用。此外喹诺酮类抗生素较少见的副作用包括:癫痫样发作、肝转氨酶升高、肌肉疼痛和光敏感性。

-----------------------------------

目前中国患者常见的使用抗生素的误区有以下几点。

误区1:抗生素=消炎药
  
抗生素不直接针对炎症发挥作用,而是针对引起炎症的微生物起到杀灭的作用。消炎药是针对炎症的,比如常用的阿司匹林等消炎镇痛药。
  
多数人误以为抗生素可以治疗一切炎症。实际上抗生素仅适用于由细菌引起的炎症,而对由病毒引起的炎症无效。人体内存在大量正常有益的菌群,如果用抗生素治疗无菌性炎症,这些药物进入人体内后将会压抑和杀灭人体内有益的菌群,引起菌群失调,造成抵抗力下降。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局部软组织的淤血、红肿、疼痛、过敏反应引起的接触性皮炎、药物性皮炎以及病毒引起的炎症等,都不宜使用抗生素来进行治疗。
  
误区2:抗生素可预防感染
  
抗生素仅适用于由细菌和部分其他微生物引起的炎症,对病毒性感冒、麻疹、腮腺炎、伤风、流感等患者给予抗生素治疗有害无益。抗生素是针对引起炎症的微生物,是杀灭微生物的。没有预防感染的作用,相反,长期使用抗生素会引起细菌耐药。
  
误区3:广谱抗生素优于窄谱抗生素
  
抗生素使用的原则是能用窄谱的不用广谱,能用低级的不用高级的,用一种能解决问题的就不用两种,轻度或中度感染一般不联合使用抗生素。在没有明确病原微生物时可以使用广谱抗生素,如果明确了致病的微生物最好使用窄谱抗生素。否则容易增强细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
  
误区4:新的抗生素比老的好,贵的抗生素比便宜的好
  
其实每种抗生素都有自身的特性,优势劣势各不相同。一般要因病、因人选择,坚持个体化给药。例如,红霉素是老牌抗生素,价格很便宜,它对于军团菌和支原体感染的肺炎具有相当好的疗效,而价格非常高的碳青霉烯类的抗生素和三代头孢菌素对付这些病就不如红霉素。而且,有的老药药效比较稳定,价格便宜,不良反应较明确。
  
另一方面,新的抗生素的诞生往往是因为老的抗生素发生了耐药,如果老的抗生素有疗效,应当使用老的抗生素。
  
误区5:使用抗生素的种类越多,越能有效地控制感染
  
现在一般来说不提倡联合使用抗生素。因为联合用药可以增加一些不合理的用药因素,这样不仅不能增加疗效,反而降低疗效,而且容易产生一些毒副作用、或者细菌对药物的耐药性。所以合并用药的种类越多,由此引起的毒副作用、不良反应发生率就越高。
  
一般来说,为避免耐药和毒副作用的产生,能用一种抗生素解决的问题绝不应使用两种。

误区6:感冒就用抗生素
  
病毒或者细菌都可以引起感冒。病毒引起的感冒属于病毒性感冒,细菌引起的感冒属于细菌性感冒。抗生素只对细菌性感冒有用。
  
其实,很多感冒都属于病毒性感冒。严格意义上讲,对病毒性感冒并没有什么有效的药物,只是对症治疗,而不需要使用抗生素。大家可能都有过这种经历,感冒以后习惯性在药店买一些感冒药,同时加一点抗生素来使用。实际上抗生素在这个时候是没有用处的,是浪费也是滥用。
  
误区7:发烧就用抗生素
  
抗生素仅适用于由细菌和部分其他微生物引起的炎症发热,对病毒性感冒、麻疹、腮腺炎、伤风、流感等患者给予抗生素治疗有害无益。咽喉炎、上呼吸道感染者多为病毒引起,抗生素无效。
  
此外,就算是细菌感染引起的发热也有多种不同的类型,不能盲目地就使用头孢菌素等抗生素。比如结核引起的发热,如果盲目使用抗生素而耽误了正规抗痨治疗会贻误病情。最好还是在医生指导下用药。
  
误区8:频繁更换抗生素
  
抗生素的疗效有一个周期问题,如果使用某种抗生素的疗效暂时不好,首先应当考虑用药时间不足。此外,给药途径不当以及全身的免疫功能状态等因素也可影响抗生素的疗效。如果与这些因素有关,只要加以调整,疗效就会提高。
  
频繁更换药物,会造成用药混乱,从而伤害身体。况且,频繁换药很容易使细菌产生对多种药物的耐药性。
  
误区9:一旦有效就停药
  
前面我们知道,抗生素的使用有一个周期。用药时间不足的话,有可能根本见不到效果;即便见了效,也应该在医生的指导下服够必须的周期。如果有了一点效果就停药的话,不但治不好病,即便已经好转的病情也可能因为残余细菌作怪而反弹。

可悲的是,以前在我国抗生素可以在药店里面随手买到,并不需要凭借医生的处方,虽然现在需要医生的处方才能在药店购买,但是医院滥用抗生素的情况也相当严重。相比之下美国等其他西方国家的抗生素控制就很严,不但病人需要凭借医生的处方才可以买到抗生素,就连医生也要定期接受抗生素知识的考察,不及格者将停止其处方权。在中国,许多医生和病人都喜欢使用最新的、昂贵的抗生素;反观欧美发达国家,医生在治疗普通感染时,现在都还在使用一、二代抗生素。对于这些,对于我们如何使用抗生素不是应该有一些启示吗?

除了西医正确使用抗生素以外,中医则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要知道抗生素临床应用才不过五十年,抗药性就使得用量越来越来而治疗效果也远不及当初;与此相反,中医中经过药理研究具有抗菌作用的药物数以百计,例如《神农本草经》中记载的龙胆草、黄连、连翘、黄芪等药均有抗菌作用,这些药物使用至今至少有两千年左右的历史,但是目前临床使用这些药物的时候,不但仍具有古代文献所记载的作用,而且在用量上也没有什么太大变化。这看上去似乎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实际上因为抗生素基本上是单种成分构成的药物,所以很容易产生抗药性,而中药常组合成方配合使用,成分复杂,所以不易产生抗药性,近代研究显示:黄连在体外试验和临床观察表明单用黄连或黄连素,对痢疾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较易产生抗药性,而以黄连配黄芪、黄柏、栀子组合成方(黄连解毒汤)使用,不但可以避免抗药性,还能提高抗菌作用,增强机体抵抗能力,增加解毒力,减轻单味药的毒性和副作用。

也许,在抗生素之外,还有新的上帝,他叫中医。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新场镇仁义村901号

电话:021-50947188 传真:021-50947186 邮编:201314 Email: quicking@quicking.cn

上海快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6-2018 沪ICP备07004321号-1